《拟月幻真》0034 青云宗消息

作者:忘 想,发表于2016年2月23日,分类:

这时候的韦灵,一身的青袍,风土朴朴,一路游历般经过南方勾风洲中的阳安郡,进入到南胧寨。

韦灵连逛数日南胧寨,并花了八十个低阶灵石,进入南胧寨内的一个“八珍阁”内购买了几个介绍勾风洲风土乡情、奇物异志的玉简。

韦灵看完玉简,清楚了大体环境,又向南胧寨里的一个向导问了个详细。

南胧寨虽然被称之为小城,本地居民不多,但是低阶修士却不少,并且占地却巨大,只因此地路通四方,两百年前一位金丹修士傅红雪占巨此地,花了巨大精力经营此地。

傅红雪因此地尚有不少灵气,而专门在此建立了傅家族,从此,傅家族就从此扎根。

南胧寨虽位于青阳派边缘处,但由于傅红雪乃金丹祖师,修为与青阳派太上长老尤健虹相当,所以也不敢相迫,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傅家族在此经营。

南胧寨里有成立由傅家修士为主合伙其他势力修士共同执法队,严禁在寨内争斗,而一经发现争斗等不法活动,经则被执法队驱逐,重则被执法队击杀,所以南胧寨在勾风洲阳安郡的口啤不错。

既然要对修士有严厉的限制,就是一种稳定南胧寨的方式。

除此之外,南胧寨还是有不少店铺的,其中有出售灵器的“八珍阁”、“赤锋宝”,亦也出售草药材料的“翠玉铺”、“千年材”等,更有专门建立修炼洞院出租住的“莱蓬屋”,林林总总,不少低阶修士就冲着有金丹祖师坐震于南胧寨的安全,而纷纷付出了巨额灵石租住于南胧寨,借以修炼,并想方赚取灵石或草药材料等。

韦灵身上的低阶灵石还有四百多个,了解情况后,次日趁早直接进入莱蓬屋店铺里,里面尚未有多余修士进来,只有一名炼气期一层的小伙计在无精打彩打扫店铺。

“这位道友,韦某近日想租住一间低等庭院,不知道贵屋是否还有空余?”韦灵尽量缓语询问。

“有!有,韦道友,请坐,请饮一杯本屋专供的灵茶一杯,尚有在下取出玉简地图来给道友看看。”这位小伙计一听有生意上门,马上积极地奉上灵杯让韦灵稍候,自己急忙从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递给韦灵。

韦灵一口喝完手中的灵茶,感觉一股灵力渗入体内,浑身舒泰,正满意间,正好接到玉简,就激发灵力浏览起玉简来。

半响,韦灵终于选定了一间有测试技法室的庭院,价格虽然比其他含有药室、灵兽室等庭院洞府便宜,但所需灵石每年仍然需要一百二十颗低阶灵石。

韦灵已经有三个月流离奔波,途中经过三处险恶地方,并有五次路遇二阶妖兽,不得不花费灵力体力杀了这五波二阶妖兽,可惜这二阶妖兽的骨骼皮毛等并不值灵石,又未能搜寻到内丹,所以被丢弃了,如此不定的生活让韦灵总想找个安全固定的场所修炼。

韦灵虽然付出了一百二十颗低阶灵石,租住了一年丙字三十六号庭院,大感肉痛,但是持禁令入住后还是很满意,觉得灵石还是付得值!

这庭院十分偏僻,占地约有十亩,其中修炼室里灵力更十分郁浓。

韦灵入住后激发禁制,然后一头睡在休息室,一直睡至次日午后才自然醒来。

韦灵精神饱满,这才思虑目前的情况。

修真有云,法、地、财、侣,如想顺利正常地修炼,所需要的条件都包含在以上的“法地财侣”四字上,所谓法,指修炼的法门,或者是功诀,只有法门术法等有了,才可以有路子修;而地,就是修士吸取天地灵气,就要在灵气充足的场地;财,指的是修士修炼所需要庞大的资源,这资源就是财,包括灵石、材料、草药丹丸等,侣就是同道伴侣等,可以指师徒、双修伴侣等有个相互学习交流印证等,只有如此,才可以大大加快修炼的进阶。

而现在,韦灵似乎只寻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地,只能安身,却无人教导,何其艰难。

修真各方方面面,阵法、符篆、术法、炼器、炼丹、炼体等,炼气期的修为太低,不可能面面俱到,韦灵只是炼气期六层,本身灵力不能提供丹火灵力,又没有地火所地,所以炼器、炼丹等暂时不能修炼了,如何再修炼?如何维持修炼的开支,韦灵尚未决定。

而方世玉传下的青元诀和韦灵得到的风灵经,这两种功诀韦灵尚未修炼完毕,所以韦灵准备专修这两方面功诀。

过十几日,韦灵在一个街道上,只到俩名修士在谈论“可惜了,道友你想找化春诀这一功诀,可能不好找了,皆因这一功诀原本就是青云宗的功诀之一,只是青云宗的太上长老方世玉失踪后,其双修伴侣金善美解散了青云宗,改投北含派,现在的北含派可不比往昔,你就多花一下其他功诀吧!”

青云宗,原本韦灵就想找到并想加入的宗派,不意间已经被解散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忘想-《《拟月幻真》0034 青云宗消息》

本文链接地址:
https://chinr.net/qingyunzongxiaoxi_514.html

随意真心鼓励

以下评论区域您可以不填 [ 姓名、电子邮件、站点 ] 这三项,不过您评论后,我必须经人工审核(通常是晚上才有时间审核,可能需要几天内的晚上才回复,因白天要在厂里干活,请原谅。)后才看情况是否批准(不通过审批即删除!)和显示出来!本文限评60个评论,超过即关闭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勿发广告和影响太深的言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