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作者:忘 想,发表于2016年4月1日,分类: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今日就是这么巧,韦灵与袁天佑都未曾散发灵识,是以直至俩人相隔如此近才发现对方是熟人,互相骇然一跳!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韦灵正顾忌是否在店里动手,犹豫间,但袁天佑不顾情况冲前猛地一拳,打得韦灵痛极大呼而倒飞向后,撞得店铺里台桌啪烂,墙画及招客装灵茶玉盒等散落一地!

徐闻天、吴安无耐,俩人分别拍向腰间的储物袋,一人持一只火球符激发打向袁天佑,另一人随手发了一只传音符,传音符在收到吴安的语话后嗖地一声急促激射飞向城中心去,之后吴安才手持一柄铁剑与徐闻天并排站在韦灵前面,而韦灵狼狈地一咕碌爬起来,惊骇交加地从储物袋取出一张轻身符拍在身上。

眼见火球符就打在袁天佑身上,韦灵三人一喜,三人同时向袁天佑一冲。

但在此时,三人耳边轰鸣一声“哼”,震得韦灵双脚登登登直退三步,更大的气息又压上来,徐闻天、吴安俩更被迫退后六步,身体直往后仰,不能自立。

至于即将伏击在袁天佑身上的火球,但见无形中灵力散乱,约八十支风刃闪过,火球被击散为涤乱的灵力,闪光之下无丝毫伤到袁天佑。

直至此时,韦灵三人才注意到袁天佑同来的另一位修士,这位灰袍中年修士现在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原来是筑基修士。

灰袍修士见袁天佑痛打韦灵,并不阻止,但见徐、吴、韦三人成众合击袁天佑,又拉偏架地打散了三人的合围之势。

皆因刚好见此地并无其他同阶修士,便有些随心出手,在灰袍修士眼里,筑基之下,皆为褛蚁,可随意打杀!但此地并非其宗派势力地段,在未探清具体事项之前,灰袍修士仍然收回了几许灵力,这才让韦灵三人合力抵挡一二。

灰袍修士击散了韦灵三人后,转头问“天佑,此人是谁?之前有何恩怨?”

袁天佑恭身一礼,答道:“启凛师叔,此人名为韦灵,乃当日师侄在浑星海里的一个仇家!”

“哦”灰袍修士听罢,眼一闪狠色经过,就定下了决心!

店铺里又一次白光巨闪,强烈灵力一颤之下,转眼化为三百支风刃,迷迷漫漫涌向韦灵、徐闻天和吴安。

韦灵一个骇然,立即取出一张金刚符,拍在身上,又口念念手掐雇全灵力激发出十五发风刃飞击前边的风刃,再手持剑形灵器一抛,灵识受升平雇一引疯狂驱动剑形灵器,周围环绕肉体驰刺,就以此击散袭来的风刃!

就俩个呼吸间,“啊啊”两声惨叫,而绦乱之后的灵力散于无形,但见徐闻天浑身被刺了数十个苍口洞,而吴安早已头颈分离,俩人气息全无了。

而韦灵灵力损耗大半,脸色苍白,已经收不回祭出的剑形灵器,这把剑形灵器硬度不足,于才短短几呼吸间已被风刃击溃散为无形,毕竟筑基修士与炼气期修士之间的灵力差距就大了。

灰袍修士料理了韦灵三人,只把韦灵击得损伤元气,才停下束手在旁边看着不动!

而袁天佑心神领会,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中提了条镔铁长棍类灵器,迫向韦灵照头就打。

原来袁天佑竟然是一名炼体士,将肉体淬炼得如妖兽般强横,是以一见面挥拳打飞了韦灵。

因灰袍修士在旁虎视窥窥,韦灵忌惮之下,连连后退,袁天佑自江湖时都是追着韦灵打杀,不疑有他,只管急步迫着韦灵。

灰袍修士只是远远站立,再也未见动弹丝毫。

韦灵一喜,不再纠缠,又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却是重新取出一把剑形灵器,强忍着肉体的酸软疼感,运转升平诀,祭着剑形灵器刺向袁天佑。

情急之下,韦灵突发灵识大涨,竟然又顺手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三发风刃寞然生成,嗖嗖嗖又飞击袁天佑。

袁天佑吓了一跳,磕飞剑形灵器后,连忙把镔铁大棍舞得团团转密不透风,手忙之下却也打散了风刃,但也因此停了脚步,不得前进。

韦灵见机会来了,迅速取出一把回春丸,勿勿吞服下来,强力炼化药力回复元气,却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破损黑翼,正想激发使用,但感觉远处有爆鸣声中传来,不由得停了下来。

袁天佑见有异常传来,而正是从城中心处,对住其站立的地方,又弹跳开来,呼!两息瞬间,黄仪汉飞驰来到现场,一望当地现场,韦灵受伤,徐、吴已逝!

“这位道友,你是何人?为何大打干戈?”黄仪汉冷声喝问!

“在下烈阳宗黄昭学,因陪同师侄袁天佑到贵地购买灵药,但见旧时仇敌而爆发冲突,黄某见此地三位修士围击师侄,出于义愤,为救下师侄而错手伤了两位道友”烈阳宗黄昭学干冷冷回应道。

“在黄沙派地头击杀本派执事,若不给个说法交代一下,道友是想扦起黄沙派与烈阳宗的战事吗?”黄仪汉一个大势压了过去,先声夺人。

黄昭学皱了皱眉,原本以为城中并无同阶修士,现在来了一位同阶修士,看来时声势汹汹,实力并不在自身之下,这下难力了。

一阵冷场后,黄昭学终于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瓶药瓶,抛给黄仪汉,又另一抛一个储物袋过去,“这瓶蓄精丹对筑基修士回复元气有效,就送与道友作赔偿了,此外,黄某再付一千灵石,此事就到此为止,如何?”黄昭学说道。

黄仪汉讶然,接到药瓶和储物袋,眼色终于舒缓下来,也不再厉色而对黄昭学。

现场似乎已经可以平和收场了。

“师叔!师侄与此獠难以共存,求师叔助师侄一力!”这时,袁天佑却不合时宜地说了出来,又捧住一个储物袋抛给黄昭学。

黄昭学一皱纹,但灵识伸入储物袋一查探,惊讶一色,又口中念了几句,却是对着黄仪汉进行了隐密的传音入密。

黄仪汉似乎对黄昭学传来的信息大为心动,就转头望了韦灵一眼。“韦执事,既然你与袁道友本为仇人,不可分解,黄某见你与其修为相当,不如这样吧,黄某这里有两料快速疗养药丸,你就此吞服炼化,并就地调息,一个时辰之后,你俩人可在城中的格斗场比过一场,在格斗场中,任何手段都可使用,同样,旁人也不可对你俩人加以干涉,此事黄某与黄道友已相商过了,你不可推托!”黄仪汉说道。

韦灵听罢,接过抛过来的两料药丸,犹豫一下,只好咬牙吞服下去,立即盘膝运转青元诀,紧经地调息和恢复灵力元气。

一个时辰后,四修士来到巨大的格斗场,黄仪汉与黄昭学远远望着,场中只留下了韦灵与袁天佑,袁天佑狞笑着再一次举着镔铁大棍,猛然踩地冲向韦灵。

韦灵却不敢强行面对袁天佑,又远远退去,俩人竟然变成了一追一逃现象。

但格斗场似乎并不大,数个呼吸已经跑到了边缘处,韦灵只好绕着圈圈退走,期间韦灵慢慢调息,终于又拖了半响,完全恢复了元气精神。

韦灵再次奔远十二丈远距离,转身念念有词,手掐诀不止,灵识锁定袁天佑,“疾”令动,五把风刃闪光生成刮向袁天佑。

袁天佑无惧,挥动镔铁大棍环绕砸溃风刃,但两个呼吸不到,又有五把风刃迎风而来,却是打乱了袁天佑前进的步骤,如此周而复始,韦灵竟然凭着远比袁天佑更远的灵识,只是催发风刃,就生生纠缠住袁天佑。

事情显然利好于韦灵,两位筑基修士都感觉讶然,因为俩人都知,袁天佑实际修为已达炼气期九层,足足高了韦灵两个小阶层,但是袁天佑偏向于炼体,而五行术诀的熟悉远不足,兼者韦灵的灵识似乎特别的远,是以造成了此种情况的出现。

韦灵又取出了剑形灵器,但并不祭出激发,因为此战才刚开始,韦灵尚不知道袁天佑是否也隐藏有其他实力,故而韦灵宁愿只是试探着急促催发风刃,但以韦灵灵识比别的修士强大来催着如此急促的风刃,仍然使得灵力日渐损耗中。

终是修为不足,不到半个时辰,韦灵停下了风刃的激发,而袁天佑也停下了挥舞的镔铁大棍,俩人对望着,一时竟僵侍着,双方都掏出药丸往口中塞,而韦灵不堪地立时盘膝而坐,浑身灵光狂闪,拼命运转青元诀以恢复损耗的灵力。

袁天佑见韦灵如此,也感到有点虚弱感,想想距离有点远,不愿就此失却元气,也即时盘坐调息。

场外黄仪汉与黄昭学见此,似乎早有所料,毕竟炼气期修为不足以支撑长久时间的抽取灵力,“道友,据黄某所知,贵派在店铺里打杂的并非弟子吧,黄某这位师侄到是大有来历之人,是宗里一位从神秘之地带回来的,而师侄修为高了两阶,长远下去必胜斩之无疑!”黄昭学说道。

“阁下说错了,黄某觉得本派执事反而有可能有获胜的机会”黄仪汉强笑着,不愿落了下面。

“既如此,道友不如打个赌,在下认为师侄必杀此子,而道友以为此子有获胜机会,黄某这处有三两铜精,若然道友方获胜,这块铜精便送与阁下了。”黄昭学说道。

黄仪汉一皱眉,暗中苦笑,也取出一株草药,“此灵药为三百年黄纤草,价值与道友的炼器材料差不多,就与道友赌了,若然黄某获胜了就收了阁下的铜精,若然贵师侄斩了本派执事,此黄纤草就送与阁下了。”

同时,黄仪汉向韦灵传了个密音,韦灵耳边传来黄仪汉淡淡的语音:“黄某与黄昭学道友打了个赌,黄某赌注不轻,道友务必使出全身解数,不必顾忌!”

而对面袁天佑似乎也听到黄昭学的传音,兼恢复得差不多了,已经再次向韦灵迫近。

韦灵不再犹豫,马上一抛手中的剑形灵器,灵识一催,升平诀流转不停,剑灵灵器略一颤抖,一片青光升起,啸声中急急刺向袁天佑。

袁天佑匆忙挥棍抵挡,这一次的飞剑似乎不同于风刃,“叮”一声中,镔铁大棍硬挡飞剑形灵器,并无损伤,原来这长棍竟然是中品灵器,足足炼化了三百斤铁精才铸成大棍,反而剑形灵器被弹飞之后有了些许阻滞不灵,却是灵器受撞击出现了裂痕。

韦灵不知,一边催动剑形灵器,又掐诀激发三支风刃飞刺袁天佑,而不再逃避,持青铜剑迫近袁天佑,一幅近战模样。

袁天佑大喜,奔力一叱,却是从储物袋取出一件小木盾,灵光一闪慢慢变大,一手持棍一手持木盾再次接近韦灵。

韦灵催动风刃或是剑形灵器,此刻要就被木盾挡住,要就被长棍打溃,俩人交叉跃过,轰声巨响,韦灵手挂青铜剑被打飞。

而袁天佑更狂发,镔铁大棍竟隐隐身出青朦朦闪光,肉体又隐约粗大了些许,更奇异的是闪动间其速度又加快了少。

喝一声,韦灵猛喝一声,从储物袋取出破损黑翼,来不及祭出,催发的剑灵灵器被镔铁大棍砸散,此发灵识绦乱,而反噬之下韦灵吐了一大口血,顺口喷在黑翼上,韦灵又一掐诀,忍着浑着的疼痛酸弱,“噗”一声,黑翼套在韦灵背上。

紧跟着,韦灵抓出十五粒回气散和三十粒回春丸,一咕路吞服下去,浑身银光一闪。

“疾风”闪,嗖声啸叫声中,韦灵扭转曲线般一闪灵力疾驰 ,青铜钱顺带一点木盾,却又攻着将袁天佑左手削了下来。

韦灵不及调息,面色苍白地一边炼化药丸药力,一边再次催发十三支风刃光灿灿地刺向袁天佑,又再取出另一把剑形灵器,一抛,念念有词,准备再一激发。

失去木盾和左手后,袁天佑只剩下右手持镔铁大棍,再也不能轻松防守,而这次飞来的风刃更加密集,情急之下,袁天佑也学韦灵之前一般,转身而逃,追逃之势反了过来 。

韦灵情知机会稍纵即逝,咬牙紧跟着袁天佑,竟再次提激发潜力,激发两把剑形灵器,上下舞动,扭卷着向袁天佑绞去。

袁天佑迫不得已,镔铁大棍一个旒转,青朦朦闪光狂闪之下仍挡住两剑,但已被飞剑的冲力弹飞而摔倒地下。

韦灵厉色一起,更激发十四去风刃紧跟着两把飞剑灵器扫去!

“够了,住手!”黄昭学不甘地咕到,即一念诀,寞然有俩百支风刃挡溃了韦料的许多风刃及飞剑灵器。

韦灵亦不甘,趁袁天佑无力动弹时刚好一催黑翼,嗖地靠近抢走了袁天佑腰间的其中一个储物袋。

而黄仪汉已刚好对持上黄昭学,满含敌意地准备着。

“罢了”黄照学将铜精一抛给黄仪汉,另再抛一个储物袋给黄仪汉,一扫风扦开韦灵,卷起袁天佑。

青光一起,俩人凤驰电掣一般远远飞走了。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转载请注明来源:忘想-《《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

本文链接地址:
https://chinr.net/niyuehuanzhen0039gedouduijue_565.html

随意真心鼓励

以下评论区域您可以不填 [ 姓名、电子邮件、站点 ] 这三项,不过您评论后,我必须经人工审核(通常是晚上才有时间审核,可能需要几天内的晚上才回复,因白天要在厂里干活,请原谅。)后才看情况是否批准(不通过审批即删除!)和显示出来!本文限评60个评论,超过即关闭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勿发广告和影响太深的言评。

《拟月幻真》0039 格斗对决”有 2 评论